自己使用的同时还为周边农民服务

2020-07-22 12:15

“如果能够妥善储存保管,粮食在年后应该能卖个好价。”康玉成正在筹划在村里建一座库容5000吨的粮库。“老百姓把粮食存在我这里一冬天,过秤之后记下数字,由我保管,农民支付每斤1-2分保管费,但每斤能多卖0.1元。”康玉成说。

榆树市双合村农民黄殿俊经营着10公顷玉米地。“今年玉米临储价格每斤下降0.12元。”黄殿俊一边扒苞米一边计算着收成,“每公顷要比去年少收入两三千元,而且今年工地活少,村里外出务工人员不多,如果没有副业,收入会下降。”

作为全国产粮第一大县,吉林省榆树市今年粮食生产再获丰收,但玉米“临储价”下调却让农民遭遇收入下降的寒冬。记者日前在榆树采访发现,一些农民各显其能,积极转变生产方式,应对玉米降价。

榆树市喜迎春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蒋恩凯刚刚与黑龙江双城现代牧业签订合同,将玉米秸秆作为青贮饲料出售。“虽然今年粮食价格下降,但青贮的价格没变,这样我和现代牧业签订单后,来年没有种就已经卖出去了,稳赚不赔。”他说。

但是黄殿俊并不发愁,“我有副业——养牛,现在养了10头肉牛,明年想贷款建成标准牧场,发展成200头以上,这样玉米转化成饲料,等于玉米价格翻了一番。”黄殿俊盘算着未来再开一家酿酒作坊,烧酒卖钱,酒糟还可以养牛。

榆树市太安乡党委副书记包伯成介绍,受市场影响,玉米价格下滑,刺激了农户转向发展经济作物。“全镇已有60多公顷的蔬菜和葡萄大棚,今年蔬菜的效益好,价格稳定,一家五六栋大棚,每栋的销售额都有五六万元。”

榆树市西山村种粮大户康玉成是个典型的“80后”,4年前从长春的一家中法合资企业辞职后回家种地。“当时购买第一台收割机享受国家农机补贴11.5万元。”康玉成说,“自己使用的同时还为周边农民服务,当年就赚了6万元。”目前,康玉成拥有3台收割机,去除人工费用,今年纯收入超过10万元。